「旅程」

【感想】COLD LIGHT

本文已经超过97个月没有更新,部分内容可能失效。

COLD LIGHT

【発売日】2010年3月25日
複雑に絡み合う二人の過去と現在――COLDシリーズ連続ドラマCD第二巻!

透をかばって負った傷も癒え、藤島の退院の日がやってきた。再び二人の生活が始まり、恋人として暮らしたいと願う透だが、藤島は「君と恋愛するつもりはない」と拒絶する。透の記憶が戻れば今の関係を忘れられてしまうことだけでなく、過去の何かを藤島は恐れていて――。

「COLD LIGHT」本編を音声化して収録。ブックレットには木原音瀬書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掲載!

■2枚組

【出演】
藤島啓志:野島裕史/高久透:羽多野渉
透(子供):滝田樹里/藤島千栄子:滝沢ロコ/藤島司郎:家中宏
恵美:伊藤美穂/玉恵:鈴木れい子/真帆:須藤沙織
藤島靖秋:丹沢晃之/啓子:井上智恵/女子生徒:渡邉幸代

雖然想說劇透慎入……但是…還有沒有聽的人嗎……囧rz

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木原是大後媽!!!

在犧牲掉本來就不多的睡眠時間終於鼓起勇氣把三月份剩下的這個兩枚組聽完之後,我只想把上面這句話再重複個一百遍。

誰TM說COLD LIGHT只是個過渡性作品的啊啊啊啊!?

TMD,大半夜的把我哭得淅瀝嘩啦的。

其實COLD系列對我而言,雖然是木原作品中排名前三的作品,但是無論是藤島啟志還是高久透,我都覺得他們很不真實。

而相比較而言,藤島还算是比較能理解他思考回路的吧。童年母親对他實行的教育導致他对母親近乎恐懼的尊敬。因為有女生給他寫了情書,而被他母親親自登門扇了一巴掌;只是因為喜歡上了偶像明星,便遭到了母親的毒打,相關的書籍也被消滅得一幹二淨;就連オ◯ニー的時候都得在母親的監視下進行……= =|||(這要是我早就忍不住把这變態婆娘幹掉了= =;;;)結果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藤島又不小心知道他一直喊父親的那個人其實沒有生育能力,而自己是母親與她哥哥的產物……囧>如果說藤島是那擺滿了杯具的茶幾的化身,真是一點也不過分囧||

这些前因也直接導致了後來透的出現。对那個時候的藤島而言,童年的透或許的確算是一個救贖般的存在。也可以理解他把透當作黑夜裡唯一一點亮光的想法。但是,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他会对透萌生出這樣超越性別的戀愛感情来。是因為有過那一巴掌和毒打的過去,使得他再也不敢把女性當作戀愛的對象了吗?又或者是他对童年時的透只是單純出於想要獨佔这唯一一絲光亮的想法?而在透被嚇到跑回去,以及之後被藤島母親發現往死裡虐打,藤島對於母親的懼怕到懦弱的表現都已經让透傷透了心,而藤島之後所做的努力,卻只是一味的道歉。如果說透之後会对藤島那麼生恨,我想藤島自己也應該負起一定的責任来吧。他的懦弱,他的優柔寡斷,在很大程度上給透的成長起到了負面的作用,我想這是毋庸置疑的。

說到透,無論是失去22年記憶、只存在了6年的溫柔透,還是沒有那6年的記憶,只有22年悲慘過去的原始透。都是很讓人心疼的存在。母親是做水商売的也就算了,藤島媽媽那個大變態也就算了,可就連收養他,他本以為那是自己親生父親的人,也只不過把他當作是報復的工具,好吧這也可以算了,但傷他最深的,卻是他曾經最為信賴的藤島啊T口T。可以說透成長为之後那樣一個放蕩不羈的人,是藤島一家聯合締造出的結果。雖然他們或許有心,或許無意,也都改變不了這個既成事實了。

所以車禍之後忘記了22年沉重負擔,性格有了180°大轉變的透可以說是幸運而幸福的,但是对藤島而言,這麼溫柔的透才是不真實的那一個(媽媽呀我的眼淚T口T),所以他在跟透的交往中一直都是消極的那一方。儘管他可以为了透第一次反抗母親,他可以为了透和妻子離婚,他可以为了透承受木下聰子的的恨意而為透承受一刀,但是他卻唯獨不能把自己的愛完整地貢獻給透。因為他還需要自己一個人面對一個最可怕的事實,那就是第二天,透就有可能會恢復過去的記憶。
最愛的人在自己身邊,並且還對自己表示出了足夠的愛意。但是他卻不能接受他。愛他,會覺得痛苦,不愛他,也同樣的痛苦。這是一種怎樣的煎熬啊?至少我覺得自己熬不過去= =||

好吧,說了那麼多前言,我終於可以說說故事主題了(喂)……小說我倒還敢再翻翻,CD我是真不敢翻過頭去聽第二遍了。聽完的第二天,上起班来都提不起一點勁= =
CD1側重點是藤島的過去,主要講的就是他那個變態老媽= =真是要多變態有多變態,也真辛苦了聲優桑,要昧著自己的良心去演繹這麼哥角色。其實藤島媽媽只是在為一個“優良的血統”努力罷了,但是她努力的方式用錯了。而更加錯的離譜的是,她還覺得自己做的很好。
其實CD1倒還好,我頂多就在小小透遭到變態老媽毒打時痛哭,而藤島在一邊束手無措那裡,以及聽到藤島晚上去找小小透道歉,小小透那聲充滿了絕望意味的“裏切り者”回應時有點手忍不住微抖,但至少沒有哭出來。到了CD2,尤其是聽到藤島媽媽再一次來攪局之後,透抱著藤島說的那句“既然都會痛苦,那就請和我在一起吧”,以及藤島為此控制不住的放聲大哭時……淚水就真的止不住了。為透哭泣,為藤島哭泣,更多的則是為這兩個人泡沫般幸福的六年哭泣。作為一個讀者與聽眾,最痛苦的莫過於,看著劇中的人物還在幸福地纏綿,我們卻已經知道他們的未來是多麼的悲劇了……= =b
多麼希望LIGHT就是這一對的終點。多麼希望FEVER永遠不要來。我覺得LIGHT的結尾是三篇裡最為巧妙的,藤島終於敢於面對自己的過去,敢把它說給透聽,而從FEVER我們也可以知道,至少透失去記憶的六年裡,他是和藤島在一起度過的,他沒有放棄藤島。其實這是在另一種意義上把兩個透真正結合在了一起吧。儘管,這樣的透,只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僅僅六年……木原啊木原,她寫的文章尾聲總是這麼令人回味無窮T_T
話說一下,雖然新裝版加寫了「赤い花」,也抓化了,但是這黑暗的前一個瞬間寫的真是太甜了,而且還是甜到過分的那種= =FEVER裡有多悲慘,紅花裡就有多甜蜜= =||||所以相比較之下我其實更喜歡木原為BK寫的小番外,結尾部分也是一樣的有著木原的風格(我TM還特地複習了下FEVER查時間= =)。(我自己也翻了一下,沒看過的可以拉到最後看看。囧)

最後再來說一下聲優吧。在剛知道COLD系列要被抓化的時候,我的確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大家都知道,木原的東西出成抓很少有不失敗了。在「美しいこと」、「愛しいこと」和「NOW HERE」誕生之前,我幾乎可以說木原原作的抓就沒有一部是成功的。畢竟木原的書心理描寫所佔的比重更大一下,這對音聲化是有障礙的。而COLD之所以讓人忍不住拍大腿,就是因為,儘管COLD系列的心理描寫依然很多,但是戲劇性非常強,很適合抓化。事實也證明,這個系列的drama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木原抓化作品中的榜首。

在剛得知高久透和藤島啟志的CV是wa和野島兄時候,就覺得這個CAST選的真是莫名的好。屬於我一開始根本沒有往那邊想,但是在知道結果後卻覺得務必適合的那種。在第一作SLEEP裡,因為側重點是wa的透,又演的是失去22年記憶的透,wa的表演可圈可點,但這畢竟算是他比較拿手的角色,還看不出端倪來。至於野島兄的藤島。在SLEEP時期又是屬於寡言的人,演技也得不到發揮。
結果在LIGHT裡,兩個人的表現完全超越了我對前作的看法。雖然我個人並不是特別喜歡透,但是毋庸置疑的是,wa已經把一邊獨自一人和看不見摸不著、只存在與藤島記憶中過去的自己作戰、一邊又鼓起全部的力氣去溫柔面對藤島的透通過他自己的聲音完全表達了出來。每次聽到透努力讓自己表現得高興一點,努力讓自己少去在乎過去的自己一點,努力地對藤島多露出一點微笑來時,我都忍不住揪心的疼。而野島兄,因為LIGHT的側重點也轉到了藤島這邊,他在這部裡可以發揮的地方也多了起來…真是太·讚·了。無論是童年時的藤島還是在面對透自己的感情時感到痛苦萬分的藤島,又或者是最後那段放聲大哭和隨後的心理活動,都好得沒話說。如果要我給兩位聲優評分的話,說100分滿點真的一點也不過分。因為兩個人的出演真的都好得讓人刮目相看T__T

唉,好久沒有為什麼東西動手寫這麼多字了。儘管2010年還只過去了三分之一,但是我想COLD系列絕對會在我個人的年度DRAMA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吧。能把木原的東西做到這個地步,不得不贊一下Marine社哇XD

然後,如果還沒有看過BK小說的,可以繼續往下瞅了。
我承認我字母戲翻得很搞笑,但還是請求你們不要笑出來XDD
順便說一下,翻的時候真的被結尾以及這一句話虐了個半死。

「透緊緊擁住屬於自己的幸福,靜靜地閉上雙眼。」

↑TMD一想到等透再次睜開眼睛時,六年份的回憶就會頃刻化為灰燼,我就忍不住又想罵木原你這個後媽了。= =
命運你真是太TMD會開玩笑了……Orz

[newchat title=”COLD LIGHT BK小說”]
「前夜」
翻譯:哀凌
*謝絕轉載

鑽入脖頸的風像冰一般的寒冷。高久透蜷曲著身子,用力踩著自行車的踏板。
離開單位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而這也算是下得早的了。他沒有直接回去,而是朝著街道沿岸的大型書店騎去。那裡是一直營業到半夜十二點的。
儘管天色不早了,書店裡的人卻也不算是特別少。確認好導購看板,他徑直走向了目的地專櫃。當走到坐落在書店深處的書架附近時,他突然停住了腳步。在那裡,有個身著西裝的男人,正如癡如醉地看著書。那,就是透的同居人,藤島啟志。
透放輕了腳步,慢慢靠近他。而藤島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透。從他背後望過去,可以看到他拿在手上的書,書名是「法語會話」。此外,他的右手上還捧著三本書,每本書的書名也都和法國有關。
自從確定要去海外培訓一年以後,透就開始對藤島展開一次次軟磨硬泡的攻勢,希望他跟自己一起去法國。在做愛的中途,也半強迫地讓藤島答應了下來。
而這之後,兩人都非常忙碌,甚至都沒有時間去商量護照、以及今後的生活的問題。透本來還在擔心藤島是否只是單純的隨波逐流,其實並不想和自己一起去,而如今,看到他如此熱心地進行著出行前的準備,透感到非常開心。
此時,本來一直專注於書本的藤島,卻突然抬起頭了來。一邊哼出小小的鼻音,一邊環視著四周。接著,他很快便注意到了站在身後的透,「嗚哇」地驚叫了一聲,跳了起來,本來捧在手中的書也因此散落了一地。
「既然來了,就叫我一聲啊。」
藤島撫摸著左胸,輕輕地做了幾個深呼吸。
「抱歉、抱歉。」
透一邊道著歉,一邊撿起地上的書交給藤島。
「這是打算買的嗎?」
「……嗯。畢竟我對那邊不是很瞭解。你呢?」
當透告訴藤島,自己來書店也是為了買和法國有關的書時,藤島笑著說道,「原來我們都是臨時抱佛腳的人啊?」

透洗完澡走出來時,發現藤島依然穿著西裝。他就那麼坐在沙發上,目不轉睛地看著剛買回來的書。透像隻狗狗一樣坐在藤島的腳邊,將下顎靠在了他單薄的大腿上。
「嗯?怎麼了?」
合上書,藤島溫柔地望向透。
「我覺得好開心呢。」
「為什麼?」
「我一直覺得你其實很討厭外國呢。」
「我有說要和你一起去的啊?」
「話雖如此啦。」
非常想聞聞藤島的味道。於是臉就這麼埋進他的腿間,卻聽他用鼻音「嗯」了一聲,然後就感覺頭髮被他匆忙地攥住了。
「透……那個,讓我先去洗個澡。」
「沒事。」
「但是……」
「我想要的就是啟志的味道。」
藤島的身體顫抖了一下。臉頰紅得彷彿火燒了似的,但這樣的他卻顯得更加可愛起來。
透強硬地掰開想要抵抗的膝頭。拉開褲子上的拉鏈,從裡面取出已經開始變 硬的分 身,這次藤島卻沒有做半點抵抗。只是用雙手摀住通紅的臉頰,蜷縮起身子來。

「我想要在那邊工作。」
情事的氣息尚未褪盡,被透摟在懷中的藤島,輕聲說道。這使得他們從甜美的餘韻當中,猛地一下,又回到了現實。
「是因為生活費會很緊張?」
透戰戰兢兢地問道。雖然培訓的時候也有工錢拿,但畢竟主要是去接受培訓的,所以工錢不可能會有多少。從一開始他就被打過預防針了。
藤島呵呵地笑了起來。
「我還有存款呢。省著點用的話,就算不工作也能撐個一年左右哦。不過我還是想找點事情做做。當然,現在的首要任務,還是要掌握那邊的語言呢。」
透撫摸著戀人盛滿柔意的臉頰。
「怎麼覺得,你似乎很開心呢。」
老實地問出心中的疑問後,得到的答案則是「或許你說的沒錯」。
「我是第一次去法國嘛。光光想想那邊會是怎樣一種氛圍,就會覺得很開心呢。」
「啊,但是……」藤島又接下去說道。
「正因為有你和我在一起。」
雪白纖細的手指,輕輕拂拭著透的頭髮。
「或許正是因為有你在,我才會這麼開心吧。」
透忍不住用力抱緊他,而他的反應卻是「很難受」。可就連這時的聲音,也都溫柔得不像話。
「你有著糖果的味道呢。」
輕輕吐出這幾個字後,藤島溫熱的舌頭就彷彿在品味似的,舔舐起透的肩頭。
「在書店的時候我就有聞到甜甜的氣息。……然後就發現了你。」
就好像在被貓咪舔舐一般,癢癢的。想要以牙還牙地咯吱他,他立刻又像蝦一樣蜷在一起躲避攻擊。在這不知是玩耍還是愛撫的嬉戲之後,藤島彷彿疲憊了似的,靠在透的身邊安靜了下來。
「在那邊……如果你能拿到假期的話,要不要去鄉下看看啊。我想去趟普羅旺斯的萊博看看呢。」
「去哪裡都行。一起去吧。」
明明是真的很想去,卻聽到藤島體貼地對自己說「不用勉強自己哦」。
只要他在,只要有他在,自己就不要緊的。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他,就會覺得能夠忍耐一切。就連曾經的自己,也不會覺得害怕了。
透壓在了藤島身上。
「……透、透?」
想為這份愛戀尋找突破口一般,他的腰部開始劇烈的律動起來。淌下熱淚的前端,渴望般地緊貼著對方單薄的腹部。透雖然很想就這麼做下去,但是這樣一來,藤島就要承受相當大的負擔了。他忍耐著,想用前端去擦拭染白的腹部時,藤島卻慢慢張開了雙腿。並看著慌忙想要制止住他的透,笑道。
「……沒關係。」
「啊,但是……」
「沒關係的。你慢一點就好。」
聽到如此甜美的話語,透興奮得連汗毛都豎了起來。在那火熱、柔軟、極為舒適的地方中,他哪裡還能慢得下來,只是忘我地晃動著腰部。
「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
如夢囈一般在他的耳邊喃喃細語。他們交纏在一起,度過了這個纏綿的夜晚。
輕撫著先一步進入夢鄉的藤島的頭髮,透將吻落在了他那還殘留著些許緋紅的耳際。
頭開始暈起來。雖然算不上是頭疼,但腦內就像融化掉的奶糖一樣膩人。……大概是因為熬夜的緣故吧。
估計睡上一覺後就能恢復了吧。明天還要去領護照申請書。藤島買回來的書也借過來讀讀看吧。還要找找看那個叫普羅旺斯還是什麼的地方在哪裡。既然是他想要去的地方,自己也想要多瞭解一些。相信那一定會是個無比美麗的地方吧。
喜歡的人也喜歡著自己。被他眷戀著,珍重著。這就是至高無上的幸福了。
透緊緊擁住屬於自己的幸福,靜靜地閉上雙眼。

當藤島甦醒過來時,發現他和透都是全裸著的。昨夜,連澡都沒有洗,就這樣被透要求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最後他失去意識,陷入沉睡。
身體的每個關節都在隱隱作痛,接受對方的那個部分已經變得有些麻痺。但是,明知有工作要做,卻還是應允下來的人正是自己。明知後果如何,卻沒能拒絕。一臉渴望的透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愛,讓自己都忍不住想要迎合他。想要感受他的愛意……。
洗過澡之後,藤島又一次回到了透的寢室。發現已經空無一物的安 全 套包裝袋掉在地板上,便匆忙撿起來丟掉。他們交歡後的殘骸在垃圾箱裡堆積如山,為此感到窘迫不已的他不由得移開了視線。
或許是翻了個身,透赤裸的上半身露出了大半,他掀起毛毯,重新蓋在透露出的肩膀上。
工作已經迫在眉睫了,可他還是情不自禁地對沉睡中男人的臉龐看得入迷。甚至想要永遠就這麼凝視下去。
他跪在地板上,將雙手的手肘壓在床上。彷彿也要享受對方那穩妥的吐息一般,藤島輕輕地吻了上去,接著輕聲說了句:「我走了」。
外面的風比起昨天來更冷了。在車站的月台前等待電車的時候,他突然莫名地想要回去公寓。想看到透的臉。他們已經在一起生活了六年了。可即使共度了多少個夜晚,這份愛也未曾有所動搖。是不是人一旦愛上了誰,就會陷入這無所適從的情衷之中,感到痛苦的同時,卻又無比幸福呢。
「透。」
不由自主地吐露出所愛之人的名字。僅僅是這樣,心中的泉眼便為之溢滿,耳垂也開始滾燙起來。
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發現只是為了避免睡過頭而設的最後一道防線的鬧鐘。
一月二十五日,早上七點四十五分。確認好日期及時間後,藤島望向了天空。那一大片彷彿會帶來大雪的烏雲,正從西邊一點點地向這裡靠近。[/newchat]

转载请标明出处:「旅程」

本文地址:http://moonaileen.info/190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文章
3 评论
  1. 回复

    @绣绣: 哎哟,绣绣你碟评写的好有感情 #014#
    藤岛哭得好惨,我都不敢再翻过头去听第二遍><羽毛劝他不要哭的时候那种焦急不安的声音也把我搞得超心痛TT 不过一般来说失去记忆的人又恢复记忆,那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的记忆一般是不会回想起来的……TOT虽然FEVER勉强算是HE吧,可是看着那样的HE我估计等听到DRAMA的时候又会大哭一场了…… 绣绣刚看BK的故事吗?我翻的时候已经被虐一次了TOT同样十分想喊木原你怎么写的出来的!!!你这个后妈!!!! #013#

  2. 回复

    再度失忆(摄影透恢复记忆)的前一夜…………木原你怎么写得出来的!!你怎么写的出来的!!!!你这个狠心的后妈!!

  3. 回复

    嗷嗷嗷嗷嗷嗷!!!!!我们来联动吧!!
    http://shuixi.3rin.net/Entry/29/
    我前段时间也是刚听完cold light,印象中是个过渡的作品好像没怎么虐啊,TMD为嘛抓这么虐啊啊啊!!!!!
    藤岛的放声大哭相当真切!!我现在即使听单轨也是会心痛的要命!!还有透一直在哄他说不要哭啊你哭我就没办法啦之类的,又萌又痛!!想到蛋糕透第三部就要消失,之前越是甜蜜,之后就越是心痛啊!!
    我一直好希望摄影透能够想起蛋糕透那段记忆…………不然这种幸福还是好哀伤啊!!!TAT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