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

最後の晩餐

本文已经超过152个月没有更新,部分内容可能失效。

雖然好像講了很多次了,但是還是忍不住要説——「水城老師您實在是太帥了啊啊啊……」膜拜。OTZ。

這 次要説的是這篇:《最後の晩餐》,是被收錄在水城老師的單行本《她們美夢成真的日子》裏的一個小短篇。但是它給我的感觸卻要高於本篇……自 己果然是短篇控來的?比起冗長的長篇來,果然還是有充足内容的短篇更讓我喜歡哦?

看完它之後我就流出了眼淚。好像每次看水 城老師都會哭泣,哭得最兇的就是那本《睡美人》吧?而且是看一次哭一次。
不能不説,儘管畫風並不美麗,但是水城老師的故事讓她筆下的角色們全部都 變得耀眼到讓人不敢直視啊。

MA~來説説這個,其實用一句話應該就可以講完了:這是一個牧場主的孫子,和一頭牛(……)的故事。
講完了。
……好吧其實我真的很認真呀。


{我的身體變成了食物,被人們笑著大口吃下,就是無上的幸福。}
爸爸曾經這麼説。

開場白就是這句話。沒有人可以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説這句話的是頭牛吧……反正我沒有!==|||
之後就是拉姆達(就是那頭主牛{?!})的爸爸(當然也是牛……OTZ……)在被兒子質問道:“我們牛的命算什麼?死掉纔有意義嗎?”時仍然一副平靜的樣子面對自己最後的一夜,微笑地對拉姆達説:“
死亡有意義,就表示活著的時候,過得很有意義。總有一天,你也會明白的。
但是現在的拉姆達並沒有明白父親臨終前所説的話:“……為什麼啊爸爸!你為什麼要笑啊!”
第二天,父親被解體了,變成了食物,被端上餐桌。説是慶祝牧場主人唯一的孫子升入小學。
就這麼被吃掉了。一口一口地,被“人”吃掉了。
拉姆達不明白為什麼父親會如此平靜甚至微笑著來面對死亡,他可以逃走,可以離開,然而他沒有。於是,父親就成爲了食物。但是他幸福了嗎?被人類吃掉什麼的,就是幸福的表現嗎?
他決定逃走。逃離這個牧場。他不想死。他不想笑著被殺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遇見了正在學習騎自行車的吃掉了他父親的牧場主的孫子。
正當他準備尋找其他的出口逃走的時候,小孫子注意到了他,驚慌著大喊“是誰!?”然後松了一口氣地説:“原來是牛呢,被牛看到無所謂。”甚至要拉姆達好好地在後面幫他扶助自行車的后座。

這個時候,我才猛然發現,啊,原來這裡的世界……牛是真的長得像人類一樣,可以説話,只是耳朵不一樣的生物……=口=||||

……轉回來。當拉姆達知道了眼前的男孩子就是那個吃了自己父親的牧場主的孫子時,手從后座上鬆開了。
當男孩子轉過頭提醒道“不可以放手哦!”卻發現拉達姆的手已經沒有放在后座上時,在稍微搖晃了一下之後,他興奮地發現:自己學會了。
拉達姆想趁著男孩歡呼的時候逃走……未果。
被男孩抓著跑去牧場主那裏,要求讓自己當男孩的僕人。憤怒的拉達姆大吼道“誰要聽你的話啊!你連我爸爸的骨頭也都啃了吧?好吃嗎?”
牧場主沉默了一下,開口説:“你也吃草啊,牛吃草才能活下去。”
拉姆達反駁:“那你們人類呢?人類會成爲誰的食物??

是啊,我們人類會成爲誰的食物?我們一直都在不停地掠取這個地球上的東西,認爲吃其他的動物是理所當然的,因爲自己是“高等動物”,但是,世界上的萬物難道就是爲了要服侍人類而誕生的嗎?
遲早,人類也會自食其果吧。

男孩沉默了,許久,他帶著拉姆達來到墓地,用很平靜的語氣告訴了拉姆達自己的父母就是死于{烏西病}。
然後,一字一句地告訴拉姆達。
人類,會被,神吃掉。
不生氣了吧?所以,來當我的,朋友吧。

這就是死亡。被神吃掉,這就是人類最終的歸宿吧。不論什麼樣的理由,最後的結果都只是成爲神的食物罷了。吧。

拉姆達沒有逃走,也沒有成爲食物。他和少年開始了新的生活。少年教他認字看書,他陪少年外出釣魚。日子過得這般平和。
一起釣魚的某天,少年找到了一棵四葉的三葉草,他笑著送給了拉姆達(雖然差點被這頭牛一口吞下==|||)
“這是幸運的象徵,可以保佑,讓你的願望實現哦。”
有一天,需要許願的時候……

某晩兩個人睡覺的時候,少年終于給我解釋了一下這個世界的牛——之前的牛,因爲核子戰爭和疾病而絕種,現在的牛,是從人類的DNA裏製造出來的——==|||難怪拉姆達長得像人一樣而且又會説話……

{可能,我在慶幸自己生成這個樣子,如果是以前的那種樣子,就不能騎車載他了……而且——}
這是拉姆達的心聲。或許從這時開始,心中就已經有種微妙的感情在萌芽了吧?
邊這麼想著的拉姆達,正在學習寫字的時候少年突然開門進來了,情急之下的拉姆達慌忙關上了本子,拿鑰匙鎖上,但是少年已經發現了,吵著奪走鑰匙要看時,拉姆達突然,就這樣把要是吞進了肚子裏。

嗯,果然是牛啊……||||

然後,就這樣子,七年后。
又流行起了一種病,就是奪走少年父母的{烏西病}。能治療這種病的唯一特效藥,就是未感染的牛的内臟。
——就是拉達姆的内臟。
牧場裏的人們很快就發現,少年有了烏西病的種種病症。他也終究抵抗不過疾病,暈倒在床上。
只有未染病的牛内臟可以治好他。
只有拉達姆的内臟可以只好他。

看著無法再笑出來喘著粗氣的少年。拉達姆失措了。
神啊……請不要吃掉他……他的身體明明還那麼小……
當他對少年説,吃掉我吧。
少年喘著氣,説著。
牛這種低等動物,我絕對不會吃的。尤其是你,我就算死也不會吃。
拉姆達靜靜地聽著,然後回答:{你不吃我的話,我遲早也會被別人吃掉。}
少年瞪大了雙眼。{當初你不是討厭被吃掉,才想要逃離牧場的嗎!繼續呆在這裡會被殺掉的!}
拉姆達仍然平靜,此時的他終于明白了當初父親所説的話。
那時候,他是無法忍受沒有價值的死亡,然而現在,如果少年死去,而自己仍然活著。那纔是沒有價值的活法。
七年后的拉姆達。終于清楚地看清了自己。終于明白死亡的意義。
然而少年不依,他頑固地讓傭人帶著拉姆達離開這個牧場。
在兩人離別前的最後一刻。
拉姆達擁住少年。他説。
答應我,一定要把病治好!答應我,你會來找我!
得到的回答則是。
我答應你。

好好照顧他,為了他,我會……

拉姆達對傭人説完這句話后,三步一回頭地,慢慢離開了牧場。

不久,牧場主從黑市裏買到了未感染的牛的内臟。
女傭請求她的主人吃下去,這樣病就會好起來的。這樣,才能遵守和拉姆達的約定。
少年,吃了下去。
已經有一只眼睛看不到的少年微微笑著,回答著。好吃,非常好吃。然後一口一口地吃起來。
突然,卡的一聲。咬到了什麼硬邦邦的東西。
吐出來一看。是一枚小小,小小的鑰匙。
少年愣住了。隨後眼睛裏滿是落寞。

病很快就好了起來。
當少年能夠下地走動的時候,他拿著那把鑰匙來到了以前拉達姆的桌子前,拉開抽屜,從中取出了那本已經被拉達姆吞掉鑰匙打不開了的本子。
他將吃出來的鑰匙慢慢地插進本子的鎖孔裏。
慢慢旋轉。
哢嚓一聲。
打不開的本子,打開了。
他無聲地跪坐了下來。用顫抖的手指開始翻頁。

第一頁上面只有幾行寫得歪歪扭扭的字母。少年看著它們,想起了數年前教拉姆達寫字的往事,噗地寂寞地笑了出來。
手指繼續往后翻。
然後,他愣住了。
身體慢慢向前傾。
抱住本子,無聲地流下了眼淚。

第二頁。
是那朵他數年前,送給拉姆達的四葉三葉草。

转载请标明出处:「旅程」

本文地址:http://moonaileen.info/128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文章
0 评论
留言